灵馨荟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1004|回复: 80
收起左侧

席慕容《写给幸福》(节选)

  [复制链接]
兰心 发表于 2010-12-25 01:32:12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台湾女作家席慕容的诗集《写给幸福》,字里行间满满的对生命的礼赞,真诚的感恩,纯美的热爱和信念。


《生命的滋味》(节选)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则我必能够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人,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 ——E•佛洛姆

原来,爱一个人,并不仅仳离只是强烈的感情而已,它还是"一项决心,一项判断,一项允诺."

那么,在那天夜里,走在乡间滨海的小路上,我忽然间有了想大声呼唤的那种欲望也是非常正常的了.

我刚刚从海边走过来,心中仍然十分不舍把那样细白洁净的沙滩抛在身后.那天晚上,夜凉如水,宝蓝色的夜空里星月交辉,我赤足站在海边,能够感觉到浮面沙粒的温热干爽和松散,也能够同时感觉到再下一层沙粒的湿润清凉和坚实,浪潮在静夜里声音特别轻柔.

想一想,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装满这一片波涛起伏的海洋?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把山石冲蚀成细柔的沙粒,并且把它们均匀地铺在我的脚下?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酝酿出这样一个清凉美丽的夜晚?要多少多少年的时光啊!这个世界才能够等候我们的来临?

若是在这样的时刻里还不肯还不敢说出久藏在心里的秘密,若是在享有的时候还时时担忧它的无常,若是爱在被爱的时候还时时计算着什么时候会不再爱与不再被爱;那么,我哪里是在享用我的生命呢?我不过是不断在浪费它在摧折它而已吧.

那天晚上,我当然还是离开,我当然还是要把海浪、沙岸,还有月光都抛在身后.可是,我心里却还是感激着的,所以才禁不住想向这整个世界呼唤起来:"谢谢啊!谢谢这一切的一切啊!"

我想,在那宝蓝色的深邃的星空之上,在那亿万光年的距离之外,必定有一种温柔和慈悲的力量听到了我的感谢,并且微微俯首向我怜爱地微笑起来了吧.

在我大声呼唤着的那一刻,是不是也同时下了决心、作了判断、有了承诺了呢?

如果我能够学会了去真正地爱我的生命,我必定也能学会了去真正的爱人和爱这个世界.

所以,请让我学着为自己的行为负责,请让我学着不去后悔.当然,也请让我学着不要重复自己的错误.

请让我终于明白,每一条路径都有它不得不这样跋涉的理由,请让我终于相信,每一条要走上去的前途也有它不得不那样选择的方向.

请让我生活在这一刻,让我去好好地享用我的今天.

在这一切之外,请让我领略生命的卑微与尊贵.让我知道,整个人类的生命就有如一件一直在琢磨着的艺术创作,在我之前早已有了开始,在我之后也不会停顿不会结束,而我的来临我的存在却是这漫长的琢磨过程之中必不可少的一点,我的每一种努力都会留下印记.

请让我,让我能从容地品尝这生命的滋味.


《荷叶》

后院有六缸荷,整个夏天此起彼落开得轰轰烈烈,我只要有空,总是会去院子里站一站,没时间写生的话,闻一闻花叶的香气也是好事。
  
虽说是种在缸里,但因为紧贴着土地,荷花荷叶仍然长得很好。有些叶片长得又肥又大,亭亭而起,比我都高了许多。
  
我有一个发现,在这些荷叶间,要出水面到某一个高度才肯打开的叶子才能多吸收阳光,才是好叶子。  


那些在很小的时候就打开了的叶子,实在令人心疼。颜色原来是嫩绿的,但是在低矮的角落得不到阳光的命运之下,终于逐渐变得苍黄。细细弱弱的根株和叶片,与另外那些长得高大健壮粗厚肥润的叶子相较,象是侏儒又象是浮萍,甚至还不如浮萍的青翠。  

忽然感觉到,在人生的境界里,恐怕也会有这种相差吧。
  
太早的眩耀、太急切的追求,虽然可以在眼前给我们一种陶醉的幻境,但是,没有根柢的陶醉毕竟也只能是短促的幻境而已。
  
怎么样才能知道?那一个时刻才是我应该尽量舒展我一生怀抱的时刻呢?怎么样才能感觉到那极高极高处阳光的呼唤呢?


那极高极高处的阳光啊!


《台湾百合》

我那一张五十号的油画“野生的百合花”在美术馆展出的时候,好几个朋友都来告诉我,说他们很喜欢我到种画法。

我想,也许是南横公路上特别肥美的那些花朵给我的影响吧。从来没有想到野生的百合能够长得那样硕大和挺秀,整片山坡上开满了洁白的花朵,风很大、草很长,而那些野生的花朵在湿润的云雾里散放着芳香。
  
土地里深藏着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呢?是一种什么样的力量在我们周遭不顾一切地向上茁长?按时开花,按时结果,一次又一次地重复着生命里最美丽又最神奇的现象。  


如果要用人工来经营花圃,别说是那一整座山峦了,即使只是一片小小的山坡,我们也总会有疏忽和无法克服的困难,总会有不能完全如意的地方。去看过欧洲好几个著名的花园,只觉得象是一块又一块笨拙的地毯。
  
但是每次走到山野里,竟然发现每一处都好象经过仔细安排却又好象随意地在生长。在每一种高度,每一个角落,都有应该长在那里的植物,仿佛每一种植物心里都明白他们该有的归属,而只要找对了土地,就会不顾一切地往上生长。
  
台湾百合也必然是极为聪明和极为努力的一种吧!
  
在四面有着蔚蓝海洋的岛上,在高高而又清凉的山上,有一种洁白的花朵终于找到了她自己的故乡。



《苦楝》

我最爱的一棵苦楝树,长在岛的南端。
  
当然,你也许不会相信我的描述,可是,在你开始要排拒我之前,请你先去看一看那一棵树。  


那棵树长在岛的南端,长在一个有着历史意义不能忘记的特殊地点。周围有起伏的小丘,有木麻黄和银合欢还有很多棵别的苦楝树和他一起生长,在山丘与树丛之外是城墙,墙外是依旧深不可测的护城河。如果你走上了桥,如果你走进了那一座在光绪的朝代里就建好了的城堡,那么,请你稍稍停步,向右前方望过去,他就在那里,他会永远在那里等待着你。

当然,你最好在三月底和四月初的季节里去,在那个时候,你会看见他开了一树丰美而又柔和的花簇,粉紫的花簇开满在灰绿的叶丛之上,远远望去,你几乎不能相信,一棵苦楝能够开得这样疯狂而同时又这样温柔。
  
原来在同样的花树里也有着不同的命运,有些一生寻常,有些从种子开始就是令你无法忽视的生命里的贵族。

不过只是一棵苦楝而已,不过只是一棵在这个岛上随处都能见到的野生的树,但是因为他自己的努力,因为他自觉的庄严与华美,因为那从根茎深处涌出的生长的力量,他终于把自己长成为一棵与众不同的植物。

谁说植物世界是静默的世界,在这一棵苦楝树开花的时候,整个亿载金城里都听得见春天欢呼的声音!



《唯美》

我不太喜欢别人说我是一个“唯美主义者”。

因为,在一般人对“唯美”的解释里,通常会带有一种逃避的意味。好象是如果有一个人常常只凭幻想来创作,或者他创作的东西与现实太不相会。我们在要原谅他的时候,就会替他找一些借口,譬如说他是个“唯美主义者”等等。
  
而我一直觉得,真正的唯美应该是从自然与真实出发,从生活里去寻找和发现一切美的经验,这样的唯美才是比较健康的。因为,这样的努力是一种自助,而不是一种自欺。

就是说,我们面对现实,并不逃避。我们知道一切的事相都是流变而且无法持久的,可是,我们要在这些零乱与流变的事相之下,找出那最纯真的一点东西,并且努力地把它们挑出来,留下来,记起来。

这样,就算世间所有的事物都逐渐地改变或者消失了,不管是我自己本身,或者是那些与我相对的物象,就算我们都在往逐渐改变与逐渐消失的路上走去了;但是,在这世间,毕竟有一些东西是不会改、不会消失的。那些东西,那些无法很精确地描绘出来,无法给它一个很确切的名字的东西,就是一种永远的美、永远的希望、永远的信心,也就是我们生命存在与延续唯一的意义。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九百年后,我们重读苏轼月夜泛舟的那一篇文章时,会有一种怅然而又美丽的心情的原因了。  

我们明明知道那已是九百年前的事了,明明知道这中间有多少事物都永不会重回的了,可是却又感觉到那夜月色与今夜的并没有丝毫差别,那夜的赞叹与我们今夜的赞叹也没有丝毫差别,时光是飞驰而过了,然而,美的经验知从苏轼的心里,重新再完完整整地进入了我们的心中,并且久久不肯消逝。
  
这样的唯美,才是真正的唯美,也是我心向往之的境界。



《天真纯朴的心》

快下课的时候,我要学生再看一次亨利·卢梭的那一张画,那张在星光下的狮子和波希米亚女郎。

我问他们有什么感想?一个女孩子站起来回答我:

"老师,我觉得他是在告诉我们,不管这世界规定的法则是什么,象他画里这样温和平静的境界应该是可能会发生、可能会存在的。"

我微笑地面对着这个刚刚满了二十岁的女孩,心里觉得有许多的话想说出来。

她说得不错,在星光下沉睡的波西米亚女郎与狮子的邂逅似乎是不可能的,是要被所有自认有知识有理智的人嗤之以鼻的梦境。

可是,也有人能了解并且相信卢梭的世界,相信在那样的一个夜晚。在沙漠里,可以有那样的一场相遇。

在星光与月光之下,狮子轻唤着身穿彩衣的流浪者,充满了好奇和关怀。宇宙间生物之中的关系除了为生存的厮杀之外,也可能并且可以发展到这样一种温和美丽的境界的。

艺术家在创作这样一张艺术品的时候,所怀抱的是怎样清朗柔美的心思啊!

奇怪的是:我们今天大家都能欣赏的在他画中所独具的美,却使艺术家在他自己的那个时代里受尽众人的奚落。大家都嘲笑他、戏弄他、甚至一起画画的友伴们也从来没有真心看待过他。

而卢梭却没有因此改变了他对自己的信心和对这个世界的热爱,在他的作品里,总满含着一种天真纯朴的特质,使人在看了他的画以后心里觉得温暖和踏实。

"天真纯朴"应该是一个真正的艺术家所必须具备的条件之一吧?不然,那样好,那样感动人的作品该怎样来解释呢?

前年夏天,当我在纽约现代美术馆里与"它"相对的时侯,八、九十年的时光已经静静地流过去了,可是,在画面上,卢梭想要告诉我们的那个世界却依然鲜活美丽。原来,如果你真的肯把生命放进去,所有的色彩和线条都会诚挚地帮你记录下来。

原来,如果你真的肯把生命放进去,这个世界也绝不会亏待你。


——节选自席慕容诗集《写给幸福》
MTLH7458 发表于 2010-12-25 06:34:3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则我必能够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人,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 ——E•佛洛姆
MTLH7458 发表于 2010-12-25 06:37:09 | 显示全部楼层
想一想,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装满这一片波涛起伏的海洋?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把山石冲蚀成细柔的沙粒,并且把它们均匀地铺在我的脚下?要多少年的时光才能酝酿出这样一个清凉美丽的夜晚?要多少多少年的时光啊!这个世界才能够等候我们的来临?
一粟 发表于 2010-12-25 06:47:13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
VJD 发表于 2010-12-25 15: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忽然感觉到,在人生的境界里,恐怕也会有这种相差吧。
  
太早的眩耀、太急切的追求,虽然可以在眼前给我们一种陶醉的幻境,但是,没有根柢的陶醉毕竟也只能是短促的幻境而已。
VJD 发表于 2010-12-25 15:52:1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
VJD 发表于 2010-12-25 15:52:40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植物世界是静默的世界,在这一棵苦楝树开花的时候,整个亿载金城里都听得见春天欢呼的声音!
朱卫 发表于 2010-12-25 16:30:15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
朱卫 发表于 2010-12-25 16:32:22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早的眩耀、太急切的追求,虽然可以在眼前给我们一种陶醉的幻境,但是,没有根柢的陶醉毕竟也只能是短促的幻境而已。
朱卫 发表于 2010-12-25 16:33:28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植物世界是静默的世界,在这一棵苦楝树开花的时候,整个亿载金城里都听得见春天欢呼的声音!
COCO 发表于 2010-12-25 18:21:54 | 显示全部楼层
太早的眩耀、太急切的追求,虽然可以在眼前给我们一种陶醉的幻境,但是,没有根柢的陶醉毕竟也只能是短促的幻境而已。
存在 发表于 2010-12-25 22:43:00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则我必能够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人,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
花非花 发表于 2010-12-26 01:23:4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真正爱一个人,则我爱所有的人,我爱全世界,我爱生命.如果我能够对一个人说"我爱你",则我必能够说"在你之中我爱一切人,通过你,我爱全世界,在你生命中我也爱我自己." ——E•佛洛姆
花非花 发表于 2010-12-26 01:27:58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我能够学会了去真正地爱我的生命,我必定也能学会了去真正的爱人和爱这个世界
小米乐 发表于 2010-12-26 08:11:31 | 显示全部楼层
谁说植物世界是静默的世界,在这一棵苦楝树开花的时候,整个亿载金城里都听得见春天欢呼的声音!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灵馨荟萃  

GMT+8, 2019-3-25 02:2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