灵馨荟萃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85|回复: 10
收起左侧

[王宇洁][1-7/7]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复制链接]
本网 发表于 2010-8-7 10:04:2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王宇洁][1/7] 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摘 要:本报告在对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各个领域的发展进行概述的基础上,重点关注近年来出现的流动穆斯林现象。目前,中国大约有流动穆斯林人口300万,随着城市化的加快,其数量还会不断增多。对中国穆斯林流动的趋势、流动的特点、推动流动的特殊因素进行归纳分析,探讨流动穆斯林沉淀的意愿和可能,以及流动穆斯林现象的意义和带来的挑战,有利于增进对中国伊斯兰教发展的认识。

关键词:伊斯兰教 穆斯林 流动人口

一 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发展概述

2008年是中国改革开放30年,也是中国穆斯林恢复朝觐的第30年。自1979年派出以安士伟大阿訇为首的16人朝觐代表团,到1986年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开始设立朝觐工作团为朝觐者服务,中国穆斯林的朝觐人数每年递增。2008年中国穆斯林赴麦加朝觐人数近12000名,为历史最多,零散朝觐现象基本消失。


朝觐是伊斯兰教信仰者的五项基本宗教功课之一。根据2005年3月1日正式施行的《宗教事务条例》, “信仰伊斯兰教的中国公民前往国外朝觐,由伊斯兰教全国性宗教团体负责组织”。据此规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具体负责朝觐的


[王宇洁] [2a/7]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

* 王宇洁,1970年生。哲学博士,现为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宗教研究所副研究员,伊斯兰教研究室副主任。主要从事当代伊斯兰教问题和伊斯兰教什叶派研究。


组织服务工作。由于近年来在正朝期间赴沙特阿拉伯麦加朝觐的全球穆斯林均超过200万人,而麦加地域有限,伊斯兰会议组织对各国朝觐人数做出了限制规定。2006年中沙双方签署协议,明确规定“沙特外交部停止在第三国为中国穆斯林发放正朝、副朝签证,由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统一组织中国的正朝和副朝活动”,中国的零散朝觐人数从过去的数千人减少到2007年的187人。2008年6月,中国伊协和国家宗教事务局在朝觐重点省发起了“迎奥运、参加有组织朝觐宣传月”。2008年10月,中国伊协在甘肃省兰州市对来自甘肃、宁夏、青海、云南、陕西、内蒙古、河南等七个省区的130多名朝觐带队人员和近40名带队伊玛目进行了培训。2008年12月5~10日,11900多名中国穆斯林在中国伊协组织下,赴麦加参加了伊斯兰教历1429年的正朝,人数创历史新高。

在文化教育领域,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自1996年恢复本科招生。2008年来自河北、天津、山东、河南、内蒙古、黑龙江、宁夏、新疆、甘肃、青海、辽宁、四川等12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第九届学生,修完了包括专业课和文化课在内的12类共26个科目,从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顺利毕业。与此同时,全国伊斯兰教经学院统编教材于2007年和2008年分两批出版,结束了我国伊斯兰教

经学院没有统编宗教课教材的历史。2007年12月,中国伊协举行伊历1428年古尔邦节招待会暨全国伊斯兰教经学院统编教材首发式,首先出版的四部教材为《〈古兰经〉诵读学简明教程》、《世界伊斯兰教发展史简明教程》、《阿拉伯语百课教程》(第一册)、《阿拉伯文》。2008年第二批四部教材出版,包括《中国伊斯兰教发展史简明教程》、《〈古兰经〉基础简明教程》、《伊斯兰教教法简明教程》和《阿拉伯语百课教程》(第二册)。此后,全国伊斯兰教经学院宗教课统编教材教学工作座谈会在河南郑州召开,对如何推动全国宗教院校统编教材工作进行了探讨。

2008年中国的重大活动中,中国穆斯林都有积极参与。中国伊斯兰教界参与了“5·12”汶川大地震之后的一系列抗震救灾活动,他们发扬伊斯兰教教义中扶困济贫的精神,向地震灾区捐款捐物,帮助灾区同胞尽快恢复生产、生活。

截至6月12日,全国各族各界穆斯林共向四川地震灾区捐款2400多万元①。各地清真寺还响应中国伊斯兰教协会的倡议,为地震中去世的穆斯林同胞举行了

----------

① 《中国穆斯林》2008年第4期,第7页。

“虚位殡礼”。针对灾区重建的支援活动还在持续进行。在此后北京召开第29届奥运会前夕,中国伊协出版发行了迎奥运大型画册《中国穆斯林新貌》,以图片的形式生动展示改革开放30年来中国伊斯兰教的发展情况和穆斯林生活的变化。

在奥运火炬传递过程中,新疆喀什的艾则孜丁·阿不力孜、新疆昌吉的寇金发阿訇、宁夏的杨占祥阿訇等代表中国穆斯林担任了火炬手。中国伊斯兰教经学院维语班的学生还利用语言专长,担任了奥运志愿者。

在经济活动领域,中国穆斯林素有经商的传统。随着近年来穆斯林在商业活动中日益活跃,继“晋商”、“徽商”等称呼之后,“回商”的概念开始出现,用来指称以回族为主体的、从事商业经济的中国穆斯林群体。2008年适逢宁夏回族自治区成立50周年,中国伊协与银川市联合举办了首届中国回商大会暨中国穆斯林企业家峰会。在峰会期间,签约项目20个,其中投资合作项目19个,总投资513.4亿元;贸易合同1个,合同交易额18.6亿元。①

二 近年来中国穆斯林的流动趋势及分析

近年来,随着我国城市化进程的加速,流动人口数量与日俱增。中国穆斯林的流动与沉淀也成为中国伊斯兰教发展中值得关注和研究的问题。

关于我国伊斯兰教信仰者的数量,没有非常准确的统计数字。但是,由于我国信仰伊斯兰教的主要人群是回族、维吾尔族等10个少数民族,所以这10个民族人口的数量大致能够反映出我国有多少穆斯林人口。按照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我国信仰伊斯兰教的10个少数民族人口为2000万。目前,按照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公开的说法,我国穆斯林人口为2200万②。而关于全国流动人口的数量,2003年的数字为1.4亿人,流动穆斯林的总数估计为200万人③。随着流动人口的不断增加,穆斯林流动人口也在不断增加。目前我国流动穆斯林的人数估计已经达300万人。也就是说,不到10个穆斯林中,就有1个离开自己原来的生活圈,加入国内移民的大军,成为一名流动穆斯林。针对流动

----------

①《中国穆斯林》2008年第5期,第7页。

②中国伊斯兰教协会陈广元会长2009年1月与伊斯兰世界联盟秘书长图尔基博士会谈时所说。见《中国穆斯林》2009年第1期,第9页。

③ 白友涛、陈"畅:《流动穆斯林与大城市回族社区》,《回族研究》2007年第4期。

穆斯林或者说信仰伊斯兰教的几个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的专项调查和研究,也随之出现。本报告以近年来发表的对中国流动穆斯林及其相关问题的调查为基础,对中国穆斯林的流动趋势、未来发展及其可能由此产生的问题和挑战进行分析。


[王宇洁] [2b/7]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一)流入地的分类及流动的特点

目前,中国各个省区都有流动穆斯林分布,基于对流入地是否原本就存在一定数量穆斯林人群的考虑,我们可以大致将穆斯林的流动目标地区划分为三类。

第一类,位于西北穆斯林相对聚居地区、本来就有较多穆斯林人口的大中城市,如兰州、西安、银川、乌鲁木齐、西宁等地。虽然我国大部分省区都有穆斯林人口分布,但是大多数穆斯林(75%) 居住在西北的陕、甘、宁、青、新五省区,向上述地区的大中城市流动正是所谓人口流动“近距离原则” 的反映。

来到这些城市之后,流动穆斯林倾向于靠近原有的穆斯林聚居社区居住,或是在城乡结合部形成新的聚居区。比如在甘肃兰州,有来自周围地区的近10万名穆斯林,人数与兰州市原有的以回族为主体的穆斯林人数持平。① 他们多居住在七里河区,临近工林路、西园、小西湖等回族聚居区。根据2004年西园街道和西湖街道“暂住人口登记册” 的数据,来自临夏回族自治州的暂住人口占这两个街道全部少数民族暂住人口的90.33%。② 此外还有其他一些城市,比如陕西西安,这里的外来穆斯林很多都是来自距离陕西较近的甘肃平凉、张家川回族自治县,还有宁夏的西海固地区,以及陕西省内镇安、西乡等地。他们大多会选择居住在莲湖区西北角的传统回族社区或者附近。

第二类,中东部及东南部本来有穆斯林社区,但规模相对较小、影响较小的地区,外来流动穆斯林人口已经占相当大比重,甚至超过了原有的穆斯林人口。比如上海、南京、广州等地。根据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广州市10个信仰

伊斯兰教的少数民族常住人口为9838人,其中回族9168人。而外来的流动穆斯林人口,据估算则在2.5万~4万人之间。③ 同样,上海原有穆斯林人口6万人

----------

① 杨文炯: 《互动、调适与重构:西北城市回族社区及其文化变迁研究》,民族出版社,2007,第162页。

②汤夺先:《西北大城市少数民族流动人口若干特点论析》,《民族研究》2006年第1期。

③ 马强:《流动的精神社区:人类学视野下的广州穆斯林哲玛提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第219页。

左右,现在穆斯林人口近16万人。增加的部分中,绝大多数是流动穆斯林。在这些流入城市中,原有穆斯林人口的分布与西北聚居地区有很大不同。经历了近现代中国的政治动荡以及此后的社会运动,一些城市穆斯林聚居区开始分化,原有的居民主动或是被迫搬离聚居区、宗教信仰逐渐淡薄。近年来的城市化更加剧了这一趋势,使得围寺而居的穆斯林社区已经完全消失或者濒临消失。比如,上海沪西清真寺附近居住的回族群众因为城市拆迁改造离开了原聚居地。而南京七家湾原本是穆斯林群众居住相对集中的社区,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来在城市改造的冲击下,大部分穆斯林民众已经离开原有的社区生活中心,分散到全市各地。① 在这类


城市里,流动穆斯林会选择居住在穆斯林相对较多的地区,但是从大范围来看,还是散居在城市各处,大多是靠近自己工作的场所或是房租比较低廉的地区。


[王宇洁]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3/7]  

第三类,目前属于经济发达地区,但原来没有或者只有很少穆斯林人口的城市,比如广东深圳、浙江义乌等地。在改革开放之前,深圳基本上没有穆斯林。而目前根据来自当地宗教管理部门和穆斯林自己的估计,穆斯林人数应在5万~10万人之间,其中绝大多数都是流动穆斯林。深圳市上梅林清真寺主麻日时前来礼拜的穆斯林人数已经超过7000人,开斋节来礼拜的人数已经达到1.5万人。浙江义乌的情况也非常典型。自近代以来义乌就是一个没有清真寺、没有集中的伊斯兰宗教活动、也没有穆斯林墓地的“三无” 地区。1953年义乌回族人口的统计数字为2人,1964年11人,1982年19人。② 但目前,这里有来自宁夏等地的中国穆斯林近万人。虽然没有传统的穆斯林社区资源以资利用,但是为了生活的便利,外来的穆斯林呈现小范围的聚居状态,居住地周围逐步出现清真餐厅及清真超市,并引来更多的穆斯林居住。

从以上对流入地的简单分析我们可以看出,中国穆斯林的流动与当前国内人口流动的大趋势有一定的吻合之处,那就是从农村向城市的流动,从经济不发达地区向经济发达地区流动。但是,在基本吻合的大趋势之下,穆斯林人口的流动


还具有一些不同的特点。


首先,由于西北地区是中国穆斯林的聚居区,流动穆斯林与其他流动人口的

----------


① 参见白友涛《盘根草:城市现代化背景下的回族社区》,宁夏人民出版社,2005,第117~149页。


② 郭成美:《当代“蕃坊” 的崛起》,《回族研究》2007年第2期。


来源明显不同,即流出地主要是西北穆斯林聚居地区。大部分流动穆斯林来自西北比较贫困的甘、宁、青等省区,特别是这些省区的农村地区,他们向附近经济较为发达的大中城市,或者向中东部、东南部发达地区流动。但从全国范围来


看,西北地区虽然属于经济不发达地区,但并不是流动人口的主要流出地,中部和西南部的一些省份外出流动的人口所占比例更大。


其次,从族属来看,流动穆斯林中以回族穆斯林为主,其他几个民族的穆斯林所占比例很小。在我国信仰伊斯兰教的10个少数民族中,90%以上的人口为回族与维吾尔族。其他民族人口数量较少,外出流动的人数自然较少。而由于地


理阻隔、语言障碍和文化差异等原因,同样人数较多的维吾尔族穆斯林较少选择流动,这就造成了流动穆斯林以回族穆斯林为主的局面。比如,从一项就天津、上海、南京、深圳四城市流动穆斯林所做的调查中,我们可以看到,流动穆斯林中回族人口的比例为89.9%,维吾尔族为4.8%,其余为其他族属,包括汉族穆斯林。①




再次,流动穆斯林性别比与一般流动人口的性别比存在一定的差距,男女性别比相差较大。据统计,上海全市1188万从业人员中有31.6%是外来流动人口,接近上海从业人员总数的1/3,流动人口中女性达总数的42.7%。② 而从对包括上海在内的东部几座城市所做的抽样调查中,流动穆斯林中男性占83.11%,女性只有16.89%。③ 在对北京魏公村地区11家维吾尔族餐厅的经营者和服务人员所做的抽样调查中,同样有80%以上为男性,女性只占18.2%。④ 无论是相比较于穆斯


林男性和非穆斯林的女性,适合遵守伊斯兰教规的穆斯林女性的工作岗位本身较少。进入流动状态之后,需要克服的困难更多,穆斯林女性的就业机会则相应更少。




[王宇洁][4/7a]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二)推动穆斯林流动的特殊因素


对流动穆斯林进行的多个田野调查和研究都反映出,促使穆斯林人口流动的

----------


① 季芳桐:《东部城市流动穆斯林人口的结构特征与就业状况研究》,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


② 中共青岛市委党校网站:http: //www.qddx.gov.cn/n435777/n435782/n435826/n436846/n436874/6671.html


③ 季芳桐:《东部城市流动穆斯林人口的结构特征与就业状况研究》,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


④ 王汉生、杨圣敏: 《大城市中少数民族人口聚居区的形成与演变———北京新疆村调查之二》,《西北民族研究》2008年第3期


最主要原因是经济因素,即追求更高的经济收入。根据在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8个具有代表性的大城市回族社区进行的调查,流动穆斯林中大部分人(75.7%)是为了增加收入,提高生活水平,才迁移来到城市的。从整体来看,流动穆斯林在进入城市后,月平均收入确实呈逐渐增加的趋势。① 但是,同是经济移民,穆斯林的流动又不是单纯的劳动力移民。在这种流动背后,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与穆斯林独特的身份相关联的要素,导致了这种经济移民的出现。


第一是特殊的语言因素,即阿拉伯语在商业贸易中的作用。伊斯兰教产生于阿拉伯半岛,穆斯林认为最重要的经典《古兰经》就是真主以阿拉伯文的形式降示给人类的。因此,不仅《古兰经》的内容,连同《古兰经》的文字都具有神圣的色彩。对于经文的翻译,传统穆斯林学者历来持反对态度,认为以阿拉伯文降示的经文,一经翻译成其他文字,只有经文原来的字义,而必将失去其原文的神韵和意蕴,危及其神圣性。正是由于这种历史传统,对于全球穆斯林来说,阿拉伯语都是承载其宗教的重要工具,相对于其他语言,它具有某种优越性。在北京大学于1946年组建东方语言文化系,聘请马坚先生来创建阿拉伯语言文学专业之前,对阿拉伯语的学习一直与中国穆斯林的宗教学习紧密相关,基本局限于穆斯林内部。时至今日,虽然全国有20多所大学设立了阿拉伯语专业,但其培养的人数还是偏少,不能满足近年来中国对外贸易飞速发展的需求。这时,依托中国穆斯林阿拉伯语师资和生源发展起来的各种阿拉伯语学校迅速发展壮大,它们培养了大批懂阿拉伯语、兼具商贸基础知识和技能的人员,为市场提供了其急需的阿拉伯语翻译人才,并带动了穆斯林阿拉伯语翻译或者阿拉伯语商业中介整个行业的产生和发展,取得了良好的收益。一些从事宗教学习的青年满拉甚至学有所成的阿訇也利用语言专长,转向了阿拉伯语培训或者阿拉伯语翻译这一行业,使得阿语翻译成为流动穆斯林当中文化程度较高、收入相对丰厚的一个群体。


[4/7a]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二)推动穆斯林流动的特殊因素

对流动穆斯林进行的多个田野调查和研究都反映出,促使穆斯林人口流动的
----------

① 季芳桐:《东部城市流动穆斯林人口的结构特征与就业状况研究》,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

② 中共青岛市委党校网站:http: //www.qddx.gov.cn/n435777/n435782/n435826/n436846/n436874/6671.html

③ 季芳桐:《东部城市流动穆斯林人口的结构特征与就业状况研究》,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

④ 王汉生、杨圣敏: 《大城市中少数民族人口聚居区的形成与演变———北京新疆村调查之二》,《西北民族研究》2008年第3期

最主要原因是经济因素,即追求更高的经济收入。根据在南京、上海、天津、深圳等8个具有代表性的大城市回族社区进行的调查,流动穆斯林中大部分人(75.7%)是为了增加收入,提高生活水平,才迁移来到城市的。从整体来看,流动穆斯林在进入城市后,月平均收入确实呈逐渐增加的趋势。① 但是,同是经济移民,穆斯林的流动又不是单纯的劳动力移民。在这种流动背后,还有一些比较特殊的与穆斯林独特的身份相关联的要素,导致了这种经济移民的出现。

第一是特殊的语言因素,即阿拉伯语在商业贸易中的作用。伊斯兰教产生于阿拉伯半岛,穆斯林认为最重要的经典《古兰经》就是真主以阿拉伯文的形式降示给人类的。因此,不仅《古兰经》的内容,连同《古兰经》的文字都具有神圣的色彩。对于经文的翻译,传统穆斯林学者历来持反对态度,认为以阿拉伯文降示的经文,一经翻译成其他文字,只有经文原来的字义,而必将失去其原文的神韵和意蕴,危及其神圣性。正是由于这种历史传统,对于全球穆斯林来说,阿拉伯语都是承载其宗教的重要工具,相对于其他语言,它具有某种优越性。在北京大学于1946年组建东方语言文化系,聘请马坚先生来创建阿拉伯语言文学专业之前,对阿拉伯语的学习一直与中国穆斯林的宗教学习紧密相关,基本局限于穆斯林内部。时至今日,虽然全国有20多所大学设立了阿拉伯语专业,但其培养的人数还是偏少,不能满足近年来中国对外贸易飞速发展的需求。这时,依托中国穆斯林阿拉伯语师资和生源发展起来的各种阿拉伯语学校迅速发展壮大,它们培养了大批懂阿拉伯语、兼具商贸基础知识和技能的人员,为市场提供了其急需的阿拉伯语翻译人才,并带动了穆斯林阿拉伯语翻译或者阿拉伯语商业中介整个行业的产生和发展,取得了良好的收益。一些从事宗教学习的青年满拉甚至学有所成的阿訇也利用语言专长,转向了阿拉伯语培训或者阿拉伯语翻译这一行业,使得阿语翻译成为流动穆斯林当中文化程度较高、收入相对丰厚的一个群体。

[王宇洁][5/7]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有研究者认为,清真餐饮业的发展主要是为了满足分散在各地的穆斯林的饮食需要。但实际上,相当一部分流动穆斯林为了节约成本,往往会合租房屋、合
----------
①新华网宁夏频道:http: //nx.xinhuanet.com/misc/2006-12/27/content_8929166.htm
②宁夏网:http: //www.nxnet.cn/ningxia/sxlb/wuzhong/200712/t20071203_77769.htm
③ 马强:《回族特色人才的迁移就业及城市适应:广州市宁夏籍阿拉伯语从业者田野调查》,《西
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3期
④姜歆:《中国回商:回族民间商业文化》,宁夏人民出版社,2008,第24~26页。
⑤ 马新芳:《西安市回族流动人口务工情况调查》,《回族学论坛第一辑:西部大开发与回族学展望》,宁夏人民出版社,2003,第349~358页。

伙做饭,并不经常性地在外就餐。而中国南北方饮食习惯差异较大,在一些本身穆斯林人口较少,而且不一定习惯以面食为主的西北饮食方式的城市,用满足或者方便当地穆斯林群众的饮食需要来解释为什么会出现这么多的拉面馆,显然不够准确。以无锡市为例,根据无锡市公安部门2007年5月份的统计,无锡市已有清真拉面店689家,共有从业穆斯林2000多人。① 根据当地民宗部门的数据,当地的回族和流动穆斯林合计不过3万多人。同样,在江苏连云港市,本地回族加上流动穆斯林的数量人口在4000人左右,仅市区就有清真拉面馆82家,加上郊区总数则超过了100家。② 如果清真餐饮业主要依靠穆斯林客源,是很难维持下去的。

实际上,清真餐饮业的发展和快速扩张,还与社会发展、生活节奏加快对快餐业需求增加,而拉面等传统的西北穆斯林饮食是比较适宜 的快餐品种有关。在一些清真餐饮店根据当地人的生活习惯和口味进行适当改良后,情况尤其如此。

按照伊斯兰教法的规定,穆斯林应该食用合法的食物,即我们通常所说的清真食品。但是,对于清真饮食业来说,它并不要求其顾客一定是穆斯林或者是我们通常所说的信仰伊斯兰教的10个少数民族的成员。因此,清真餐饮业的顾客往往来自不同的人群,而其位置,也不仅仅是贴近传统的穆斯林居住区,而且是坐落于人口流动较为频繁的区域。比如,截至2006年,桂林市区有清真餐厅17家,其中11家是拉面馆,大多坐落于车站、高校,以及毗邻回族社区、位于市区繁华街道、游客络绎不绝的西外街。③ 在一些生活节奏快、工作繁忙的大城市,清真拉面馆就更多,而且多位于人口密集或是人口流动频繁的街区。据青海化隆县驻上海办公室的介绍,仅该县人在上海开办的拉面馆就超过1000家,在深圳也有600多家。④ 而深圳的清真餐馆和拉面馆总数应在2000家以上。

(三)流动生活面临的问题及沉淀的意愿和可能

流动到每一地后,穆斯林会面临相对较为稳定的日常生活,日常宗教生活是

----------

①江苏民族宗教网:http: //www.jsmzzj.gov.cn/newsfiles/114/2008-03/1487.shtml

② 杨文炯、樊莹:《回族文化的地域差异与民族认同的错位———关于江苏连云港回族社会的调查研究》,《北京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2期。

③马冬梅:《都市外来回族穆斯林社会网络的建构》,《青海民族研究》2006年第4期。

④ 季芳桐:《东部城市流动穆斯林人口的结构特征与就业状况研究》, 《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4期。

否能够得到保障成为一个重要的问题。在东部和东南部很多城市里,由于原有的穆斯林人口数量少、居住分散,很多人宗教意识淡薄,长期不到清真寺参加宗教活动,从西北来的流动穆斯林已经成为这些地区清真寺宗教活动的主要参与者。但由于工作压力大、时间紧,加上清真寺距离过远、数量过少,大部分外来穆斯林并没有能力和精力来履行礼拜、封斋等宗教功课。如在对连云港市的流动穆斯林所做的调查中,81%的被调查者表示在家乡时每天都去清真寺做礼拜,而到连云港后,只有28%的被调查者每月去几次清真寺。① 在流动穆斯林中,能够比较好的履行宗教义务的,往往是有了一定经济基础和闲暇的人,还有为数不多的由穆斯林企业家开办的公司、工厂,可以为员工履行宗教生活提供一些时间上或者交通上的便利。

在基本的宗教生活之外,流动穆斯林与当地穆斯林之间也可能存在一些矛盾和冲突。这些问题和外来人口与本地人口之间可能发生的矛盾和冲突有相似性,但因素更为复杂。总的来说,西北地区是中国穆斯林的聚居区,那里宗教氛围比

较浓厚,穆斯林的宗教意识强,宗教活动场所多,与中东部和东南部地区穆斯林人数少、宗教氛围弱,被称为“有信仰、无教门”、“有回族、无穆斯林” 的情况有较大差别。一些外来穆斯林会不自觉地根据自己原有的经验和生活环境,对流入地穆斯林教门的好坏、清真寺阿訇宗教学识的高低做出评价,特别是当一些接受过较为系统的宗教教育的普通穆斯林,以及一些学有所成、曾担任过教职的穆斯林也成为流动穆斯林后,这种评价和判断的标准往往更加严格,并由此引发一些矛盾。

对本地穆斯林来说,虽然同为一个宗教的信仰者,但由于收入水平、生活方式以及信仰宗教的方式等方面存在差距,一些人不免会对流动穆斯林产生排斥甚至鄙视的情绪,少数外来穆斯林在城市中的不良行为更促使他们与之保持距离。

随着外来穆斯林的增加,在一些地方外来穆斯林多于甚至数百倍于原来的穆斯林人口。但是作为外来人,他们一般只有到清真寺参加宗教活动的权利,却没有参与清真寺事务管理的权利。即使在一些地区,清真寺的乜帖收入主要来自外来穆斯林人口的时候,情况依然如此。这往往致使清真寺的作用与实际上参与宗教生
----------

① 杨文炯、樊莹:《回族文化的地域差异与民族认同的错位———关于江苏连云港回族社会的调查研究》,《北京民族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9年第2期。

活的穆斯林人群的需求之间存在较大差距,教务工作难以取得成效,也使得作为政府与穆斯林群众桥梁机构的各地伊斯兰教协会的工作难以开展。比如在广州,由于原来本地穆斯林人口较少,管理工作比较容易,1956年广州市伊协成立,取消了各个清真寺教务和财务由各自的学董、乡老管理的制度,统一转由伊协管理。近年来广州的流动穆斯林人数不断增加,伊协的工作量也不断加大。对于各地穆斯林聚集一地的局面,原有的按照属地管理的方法很难奏效。加上缺乏传统的阿訇和乡老协商制度作为中间的调解渠道,使伊协的管理体制成为类似于政府机构的行政运作体系,穆斯林群众对教务的发展有普遍的失落感。①

虽然维吾尔族穆斯林仅占流动穆斯林中很小的一部分,但是由于语言的障碍和生活习俗的差异,他们在流动生活中面临的问题更多,并引发了更多的社会关注。由于语言不通,维吾尔族流动穆斯林的人际交往大多局限在族群内部,并且

往往是来自同一地区的维吾尔族流动穆斯林内部,封闭性很强。而这些人大多数年龄小、受教育水平较低、工作技能有限,在外流动期间只能以流动摊贩、贩卖新疆特产或是烤羊肉串为业。再加上生活习惯、饮食文化等方面的差异,维吾尔族穆斯林一般不会去其他民族、包括同为穆斯林的回族人开办的餐馆和饭店工作。而维吾尔族人开办的餐馆数量非常有限,因此,维吾尔族流动穆斯林的就业更加困难。20世纪90年代以来,来自新疆地区的维吾尔族流动穆斯林数量一度急剧增加,一些人从事或被诱使参与违法活动,与所在地群众之间矛盾冲突较多,声誉严重受损。虽然近年来这一现象得到了遏制,但是这造成一些城市的汉族群众对维族流动穆斯林有严格的防范意识,使得他们生存空间更加狭小,成为流动穆斯林中处境比较艰难的一个群体。

当然,流动穆斯林还面临着和其他流动人口一样的困难和问题,比如作为外来人口是否能够和本地居民享有平等的社会参与机会,分享同样的社会福利。但即使是同样的问题,流动穆斯林还有更多需要考虑的因素,比如子女入学的学校

是否能够提供清真饮食,因病或是意外在外地突然去世后是否能按照教规做到土葬、速葬等。在这种情况下,流动穆斯林是否愿意沉淀及沉淀在何处,与经济因素有关,但是并不仅仅取决于经济因素。在对不同地区流动穆斯林所做的调查

----------

① 马强:《流动的精神社区:人类学视野下的广州穆斯林哲玛提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第129页。

[王宇洁][6/7] 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中,我们可以看到比较明显的差异,那就是与中东部、特别是东南部的流动穆斯林相比,西北地区的流动穆斯林更倾向于沉淀。在西北地区原本有一定规模的穆斯林社区的大环境下,流动穆斯林居留的愿望较为强烈,其主要原因不仅是经济条件得到较大改善,而且在于生活便利,宗教生活有保障。比如在兰州、西宁等地,已经出现了长期居住的“事实移民”,有些人不仅修建房屋供自己居住,还依靠房屋租金来维持生活。① 但是在中东部和东南部那些穆斯林人口本身较少的城市,比如深圳、广州等地,流动穆斯林的留居愿望并不强烈。大部分人认为自己是来做生意的,在对杭州市100家清真餐饮店进行的随机调查中,96%的被访者表示最终要“回家”。② 在这种情况下,流动穆斯林往往不愿意把主要收入投入扩大经营,而是用于在家乡置业。还有相当大比例的穆斯林不把每年的天课出散给流入地的清真寺,依然出散给家乡的清真寺,与原住地之间依然存在比较牢固的精神纽带。

在对人口流动的原因进行解释分析时,研究者常常用到推力和拉力这样的概念。在考虑到流动穆斯林是否愿意沉淀这一问题时,我们可以认为在同样的推力作用下,除经济因素这一拉力之外,西北地区的大中城市对流动穆斯林有较强的拉力,而中东部及东南部地区则拉力较弱。在原本穆斯林相对较多的地区,宗教、民族、生活习惯等方面的基本一致拉近了穆斯林流动人口与城市人口的心理距离,使流动人口更容易对流动地产生认同感,而愿意沉淀下来。正如研究者所

指出的:“(人口迁移)一般会向自己所属族群人口较多、聚居程度较高的地点迁移,以求得族群的文化归属感和语言习俗方面的便利。”③

当然,在流动穆斯林是否愿意沉淀之外,还有另外一个问题,就是他们是否能够沉淀或者是否有机会沉淀的问题。这个问题在原来基本没有穆斯林人口或者穆斯林人口较少的经济发达地区尤其明显。比如在深圳、义乌等地,事实上已经

形成了规模较大的流动穆斯林社团,而且有一定的组织。但是,穆斯林是否有机会在这些地方沉淀还取决于其他各个方面的因素。

首先,从对流动穆斯林的沉淀至关重要的宗教活动场所方面来看。上述地区

----------
① 汤夺先:《西北城市少数民族流动人口现状的调查分析》,《西北第二民族学院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8年第2期。
②王晓琴、黄海珠:《杭州市伊斯兰经济运营调查研究》,《中国穆斯林》2008年第2期。
③ 马戎:《民族社会学———社会学的族群关系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第339页。

的穆斯林人口逐年增多,但满足其宗教活动要求的场所却少之又少。义乌清真大寺平时周五参加聚礼的人数多达三、四千人,逢重大宗教节日和商贸洽谈会期间则有7000人左右参加礼拜。但它至今坐落于由政府协调租借的丝绸厂旧厂房里,其性质是一个经过批准的“宗教临时活动场所”,而非正式、稳定的场所。作为一个临时宗教活动场所,它能够存在多长时间,实际上是无法预测的。义乌穆斯林为了筹建新的清真寺已经筹集了数百万元资金,但是在筹建新寺的申请得到政府有关部门批准之前,这些资金只能存在银行里。

在深圳,据当地宗教管理部门估算,深圳流动穆斯林的数量至少有5万人,而清真寺的阿訇与伊协的部分人认为有近10万人。但多年来,深圳只有一座简易工棚式大殿的清真寺和一个阿訇,最多能供1000多人同时礼拜。另外还有两

个没有经过批准的、穆斯林进行日常宗教活动的临时场所。2004年深圳市清真寺面临无钱改造的困难,西北来的流动穆斯林为此捐款12万余元。但是是否可以使用这些捐款,使用后是否要让外来穆斯林更多地参与到清真寺的管理工作中去,这是否会让当地本来就比较复杂的宗教管理工作更加棘手,相关部门为此颇费思量。一些人认为,一旦拿了流动穆斯林的捐款,就可能会为流动穆斯林参与管理、甚至夺取“领导权” 提供可能,因此不同意使用。深圳新建清真寺的规划已经出台3年,流动穆斯林的人数不断增加,但改建清真寺的计划还没有落实。

除了宗教活动场所之外,还有一个更为根本的问题,即推动穆斯林流动的经济因素能否持久的问题。流动穆斯林的经济收入很大程度上受到国内、国际经济形势的影响。珠三角、长三角地区大批流动穆斯林的到来是与中国作为世界工厂

为全球提供廉价商品这一经济发展模式紧密相关的。中国只是在全球经济一体化下高速运转的大机器上的一部分。一旦中国在世界商品产业链和供应链中所分配的角色和职能发生转变,不仅直接从事商业贸易和中介翻译服务的流动穆斯林会随之星散,为其他人群服务的清真餐饮业也会受到巨大影响。以义乌来说,义乌成为全国最大的小商品集散地和浙江经济圈黄金点,吸引到来自世界各地的客商,其成功的贸易模式背后,正是与周边地区商品制造业的发展互相推动的。而近年来,仅就国内因素来说,人民币升值的步伐不断加快,中国出口退税政策及价格贸易政策的大规模调整、劳动力成本的上升、土地价格的抬高等因素,已经在暗示着我们去思考廉价的“中国制造” 时代是否就要结束。2008年3月,上海美国商会和博思艾伦咨询公司发布了一份《中国制造业竞争力研究2007~2008》调查报告,接受调查的一半多制造商认为,中国相对其他低成本国家,正失去其作为制造基地的竞争优势。① 2008年以来全球爆发的金融危机已经波及中国,珠三角和长三角地区受到的影响不可谓不大。虽然全球化的趋势让义乌、深圳等地在短短的十多年中就形成了有规模的穆斯林社区,但恰恰又是因为全球化

的挑战,中国是否能够在世界经济体系中维持目前的地位,全球经济的风云变幻是否会留给中国这样一个长期的机会?这一大环境决定了流动穆斯林是否有机会长期居留。事实上,在2008年反恐和加强安保的大趋势下,国外穆斯林的入境受到了一定限制,再加上全球金融危机的合力,在义乌、深圳等地从事商贸翻译和中介服务的流动穆斯林,已经受到了明显的影响。

(四)流动穆斯林的意义与挑战

中国伊斯兰教的信仰者一直是一个具有多样性、甚至可以说具有很大差异性的人群。按照比较保守的计算,伊斯兰教传入中国的历史也已经有1000多年。经历与中国主流社会漫长的互动之后,伊斯兰教的信仰者遍及中国的各个角落,

形成了惯常所说的“大分散、小聚居” 的分布格局。在维持基本的信仰核心的基础上,这些小聚居团体的发展在很多方面是与地方社会的发展紧密相关的,比如其经济发展水平、受文化教育程度等。同时,在与当地社会的互动中,它们不

免受到所处的地方文化和社会习俗的影响,因而在伊斯兰教的普遍信仰基础之上,还具有一定的地方化特色,有时甚而在宗教生活领域也表现出来。不仅对于外界来说,对于很多穆斯林来说这种特色有时也成为相互间的一种隔膜和界限。

只是在以往的历史时期中,由于空间的阻隔,这种多样性或说界限似乎并不为人们所重视和强调。但是近年来中国社会的变迁,以及这种社会变迁带来的大规模人口流动,使得中国穆斯林本身所具有的多样性更为凸显,也使得一些穆斯林认识到了某些界限的局限,并努力来打破它。比如如何消解过去不同地区、不同教派穆斯林之间的区分带给中国伊斯兰教发展的障碍?中国穆斯林是否只能是传统上信仰伊斯兰教的10个民族的成员,向这10个民族之外的其他民族传教是否可行?近年来,在中国穆斯林中间,关于这些问题争论和思考一直在进行。并有一

----------

① 《终结廉价“中国制造”》,《财经》2008年第8期,第73~75页。

些人行动起来,致力于消除中国穆斯林内部的界限,向更为广大的人群介绍、宣传伊斯兰教基本知识和信仰。

穆斯林人口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流动,是否能够促进伊斯兰教的传播?伊斯兰教在中国最早的传播呈现出散点式、多族源的特点,今天穆斯林在国内的流动亦出现了散点式的特点。像蒲公英种子一样四散分布在全国各地的穆斯林,由

于宗教或者族源的因素,初步形成了一些联系和组织,组成了一个个流动性的哲玛提,使伊斯兰教为更多的人所了解,也逐渐吸引到了一些新的皈依者。但是如前所述,对于大多数的流动穆斯林来说,当他们四散在更大的非穆斯林人群中

时,其本身最迫切的需求首先是生存,而后是如何保持自己的信仰,如何坚持自己的宗教功课,如何遵守与宗教信仰有关的日常生活中的规定。在本身日常宗教生活尚且缺乏保障的情况下,要以目前的这种流动方式来扩大和传播信仰,其可能性虽有,但是微乎其微。

[王宇洁][7/7] 2008年中国伊斯兰教概况及对穆斯林流动问题的分析

实际上,今天穆斯林的流动与沉淀,给中国穆斯林上千年的宗教生活方式带来的最大变化是,它正在改变伊斯兰教中存在了上千年的一种方式:即由公开的集中宗教生活开始向分散化、私人化的倾向发展。这是整个社会城市化后带给传统生活方式的冲击,但对穆斯林来说,其变化尤其大。穆斯林传统上习惯于围寺而居,以清真寺为中心,形成小型的向心型聚居社区,也就是中国穆斯林常说的“教坊”,即“哲玛提”。清真寺不仅是宗教活动的场所,还是穆斯林文化生活和人际交往的中心,被视为穆斯林的“精神家园”。由于清真寺历史上多位于城市生活的中心地区,围寺而居的城市穆斯林实际上多居住于繁华区域。随着城市化和城市改造的进程不断加快,这种传统的居住模式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冲击,在大中城市已经基本消失。而大批流动穆斯林的出现并没有扭转,反而加剧了这一分散化的居住倾向。

由于城市中清真寺数量偏少、又距离穆斯林工作生活区日益遥远,给穆斯林到清真寺履行宗教功课、从清真寺获取宗教知识带来了很大的不便。为了解决宗教生活的需要,一些地区开始出现规模较大的临时宗教活动点,以满足穆斯林日


常礼拜的需要。也有一些穆斯林开始脱离原有的清真寺—阿訇模式,在非清真寺之外的场所、比如某个家庭中,组织聚会,履行宗教功课,学习和交流宗教知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这一趋势将越来越明显。从伊斯兰教内部来说,如

何在不可逆转的城市化趋势下,维系其原有的教务体系,维持清真寺—阿訇—普通穆斯林的社会网络结构,防止信仰者流失,是亟须考虑和应对的问题。而对于政府的宗教管理工作来说,这一宗教活动分散化、个人化的趋势势必提高社会管理的成本,是未来工作中可能面临的巨大挑战。

参考文献

白友涛:《盘根草:城市现代化背景下的回族社区》,宁夏人民出版社,2005。
姜歆:《中国回商:回族民间商业文化》,宁夏人民出版社,2008。
马强:《流动的精神社区:人类学视野下的广州穆斯林哲玛提研究》,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2006。
马戎:《民族社会学———社会学的族群关系研究》,北京大学出版社,2004。
杨文炯:《互动、调适与重构:西北城市回族社区及其文化变迁研究》,民族出版社,2007。
小米乐 发表于 2010-8-7 10:17:43 | 显示全部楼层
朝觐是伊斯兰教信仰者的五项基本宗教功课之一。根据2005年3月1日正式施行的《宗教事务条例》, “信仰伊斯兰教的中国公民前往国外朝觐,由伊斯兰教全国性宗教团体负责组织”。据此规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具体负责朝觐的
vls 发表于 2010-10-17 09:51:19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中国大约有流动穆斯林人口300万,随着城市化的加快,其数量还会不断增多。对中国穆斯林流动的趋势、流动的特点、推动流动的特殊因素进行归纳分析,探讨流动穆斯林沉淀的意愿和可能,以及流动穆斯林现象的意义和带来的挑战,有利于增进对中国伊斯兰教发展的认识。
vls 发表于 2010-10-17 09:5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朝觐是伊斯兰教信仰者的五项基本宗教功课之一。根据2005年3月1日正式施行的《宗教事务条例》, “信仰伊斯兰教的中国公民前往国外朝觐,由伊斯兰教全国性宗教团体负责组织”。据此规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具体负责朝觐的
vls 发表于 2010-10-17 09:56:57 | 显示全部楼层
关于我国伊斯兰教信仰者的数量,没有非常准确的统计数字。但是,由于我国信仰伊斯兰教的主要人群是回族、维吾尔族等10个少数民族,所以这10个民族人口的数量大致能够反映出我国有多少穆斯林人口。按照2000年第五次全国人口普查的数据,我国信仰伊斯兰教的10个少数民族人口为2000万。
vls 发表于 2010-10-17 10:02:28 | 显示全部楼层
伊斯兰教产生于阿拉伯半岛,穆斯林认为最重要的经典《古兰经》就是真主以阿拉伯文的形式降示给人类的。因此,不仅《古兰经》的内容,连同《古兰经》的文字都具有神圣的色彩。对于经文的翻译,传统穆斯林学者历来持反对态度,认为以阿拉伯文降示的经文,一经翻译成其他文字,只有经文原来的字义,而必将失去其原文的神韵和意蕴,危及其神圣性。正是由于这种历史传统,对于全球穆斯林来说,阿拉伯语都是承载其宗教的重要工具,相对于其他语言,它具有某种优越性。
vls 发表于 2010-10-17 10:13:13 | 显示全部楼层
中国伊斯兰教的信仰者一直是一个具有多样性、甚至可以说具有很大差异性的人群。按照比较保守的计算,伊斯兰教传入中国的历史也已经有1000多年。经历与中国主流社会漫长的互动之后,伊斯兰教的信仰者遍及中国的各个角落,
vls 发表于 2010-10-17 10:18:42 | 显示全部楼层
也有一些穆斯林开始脱离原有的清真寺—阿訇模式,在非清真寺之外的场所、比如某个家庭中,组织聚会,履行宗教功课,学习和交流宗教知识。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这一趋势将越来越明显。
普学 发表于 2010-10-17 10:51:57 | 显示全部楼层
朝觐是伊斯兰教信仰者的五项基本宗教功课之一。根据2005年3月1日正式施行的《宗教事务条例》, “信仰伊斯兰教的中国公民前往国外朝觐,由伊斯兰教全国性宗教团体负责组织”。据此规定,中国伊斯兰教协会具体负责朝觐的
普学 发表于 2010-10-17 10: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目前,中国大约有流动穆斯林人口300万,随着城市化的加快,其数量还会不断增多。对中国穆斯林流动的趋势、流动的特点、推动流动的特殊因素进行归纳分析,探讨流动穆斯林沉淀的意愿和可能,以及流动穆斯林现象的意义和带来的挑战,有利于增进对中国伊斯兰教发展的认识
vmp 发表于 2010-11-19 11:28:01 | 显示全部楼层
穆斯林人口在全国范围内大规模的流动,是否能够促进伊斯兰教的传播?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灵馨荟萃  

GMT+8, 2019-12-7 14:05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